首页
X荟生活
I家生活
I时生活
V彩生活
主页 > I时生活 >《失控的指尖》:「网路上瘾者」的大脑被改变了吗? >

《失控的指尖》:「网路上瘾者」的大脑被改变了吗?

时间:2020-06-10      浏览:102

作者:邱玉珍、陈清芳、杨琇雯

双和医院精神科主任、北医附医精神科主治医生、北医大医学系精神学科副教授李信谦在门诊接触到不少前来治疗网路成瘾行为的成年人,他感叹:「这类病患占门诊患者的比例增加了。」

21世纪的魔力

「使用脑部的方式、使用的程度,以及输入的讯息内容,会活化不同的大脑区域,形塑脑部的发展,」李信谦说明,「根据目前研究,从神经传导迴路、活化大脑部位来看,有些人的网路成瘾症状表现,已符合忧郁症的诊断。」

随着网路发展日益普及,20多年前,研究者开始探讨:网路使用是否会造成冲动控制能力下降、是否会影响情绪发展与认知功能⋯⋯

那幺,网路上瘾的人,他的大脑究竟发生什幺变化?

关于大脑的事

北医大大脑与意识研究中心副教授曾祥非透过行为测量及脑部影像扫描,进行上瘾者的冲动控制研究。

就大脑结构而言,胼胝体是连接左、右脑的桥梁,披覆在胼胝体上、长条状的扣带迴,连结大脑上方的皮质层,以及下方的边缘脑区;大脑皮质层又分成前额叶、头顶叶、颞叶、后枕叶,其中,前额叶负责认知、决策,也是掌理专注力及调节情绪的重要区域。

进一步来看,外界的视觉讯息会刺激与大脑后枕叶和视知觉整合能力有关的头顶叶,而有关听觉、言语能力和长期记忆则主要由颞叶掌理,至于运动感觉功能则是落在头顶叶。

因此,从大脑功能发展的角度,有些学者认为,孩子情绪不稳定,就是前额叶的功能还不成熟;至于感受并产生情绪的杏仁核与边缘脑区,也是受控于前额叶,所以,前额叶发达的人情商(EQ)比较好、情绪比较安定,也比较容易适应社会生活。

除此之外,脑干附近的腹侧盖区会分泌神经传导物质多巴胺,对脑部产生创造欲望、驱使行动等作用,鼓励有助生存的行为,如:饮食、社交互动。曾有神经学研究发现,网路成瘾的大脑反应,就像使用海洛因等毒品一样,都会让脑子分泌大量的多巴胺,使人觉得愉悦舒服,但是一段时间之后,需要更多的多巴胺才能得到同样的欣快感,否则就会陷入情绪低谷。

fMRI看见脑区活动面貌

透过脑功能影像,曾祥非和团队发现:成瘾者的抑制能力的确会下降,他们的前扣带迴、前额叶的活化表现也比较差。

进一步来说,成瘾者的奖赏敏感度上升,会追求刺激、快感;另一方面,他们的惩罚敏感度会下降,对失去的事物比较不在意。「他们开始聚焦在乐趣,看不到因为这个乐趣所失去的事物,」曾祥非解释。

不过,究竟是成瘾才控制不了冲动行为,或因为冲动控制能力下降才促成上瘾,目前无法釐清两者的因果关係。曾祥非比喻,「这两者就像鸡生蛋、蛋生鸡一样。」

如果想要了解大脑的变化,目前已有功能性磁振造影技术,可以扫描脑部,只需费时约一小时,即可透过影像看到不同脑区反应活化、不活化的情形,也能测量反应的快慢,并且透过一些实验设计,例如:模拟投球游戏的打击或不打击、绿灯就按钮但红灯不按钮等,检测及时反应。

活化脑区保持思维活跃

有趣的是,对银髮族来说,网路阅读反倒有助于对前额叶的刺激。

包含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老化研究中心处长斯摩尔(Dr. Gary Small)在内的4位神经科学家,于2009年发表〈Your brain on Google: Patterns of cerebral activation during Internet searching〉一文,便曾针对24位55岁至76岁银髮族,分析他们使用网路时的脑部影像。

这些受试者有一半是每週上网一至2次,一半是每天至少上网一次。结果发现:前者在纸本阅读或浏览网页时,同样使用到与语言、记忆、阅读相关的颞叶区域,但后者在浏览网页时,还会活化包含决策与複杂推理相关的前额叶区,所表现出来的活跃度是前者的2倍。

依照这项研究结果,长辈使用数位科技可能反倒有助保持思维活跃。

单一刺激影响同理中枢发展

另外,成瘾者的同理中枢表现会变得比较差。

脑部前额叶中有一个同理中枢,负责从眼睛所看(肢体与眼神)、耳朵所听(音调)等获得的各种资讯,研判他人及环境的状态、自己要做出哪些回应,像是心有戚戚焉、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等,都是同理中枢的重要功能。

大脑需要经过多元的刺激与学习,包含同理中枢等各种功能,才能发展良好。

李信谦无奈地说,当过度依赖网路等沟通介面时,刺激元素只剩单纯的文字、火星文、表情符号、照片,对同理中枢的学习与发展来说,根本就不够。「大脑如果固定接受单一沟通管道,缺乏言语交流、眼神接触等多元刺激,久而久之,脑部功能就会下降,无法做出正确的判断与回应,」他解释。

影响所及,不只是与人的互动,还有自我的完整。

李信谦以心理学家马斯洛的「需求层级」理论来解释:人的需求从底层到最高层,分别是生理、安全、爱与归属感、尊重及自我实现,同理中枢正代表了「爱与归属感」这个层面。一旦同理中枢功能不佳,「爱与归属感」的需求无法满足,就无法继续完成更上一层的身心需求。

值得注意的是,别以为只有成瘾的人脑部才会出现变化。如今大部分人的工作及生活,都离不开网路,若不注意使用方法,大脑也会遭殃。

多工作业影响记忆功能

斯摩尔指出,现代人使用3C产品最大的错误就是「多工作业」与「思路被各式讯息打断」,这些行为都会影响到大脑的记忆功能。

斯摩尔解释,大脑记忆功能区分成两块,一块是把东西编码后记下来,另一块则是提取这些资讯的功能,但「现代人工作几乎都被3C产品绑架了,随时随地都有资讯进来,造成大脑没有完整时间完成记忆工作,以致无法编码,也就没有东西摆进大脑,当然就没有记忆能力。」

长时间多工使用网路的人,记忆力必然深受影响。「习惯于这样的生活后,可能导致记忆能力降低,也会让注意力不集中的问题更严重,」斯摩尔进一步说明。

抢救大脑只需要改变习惯

幸好,大脑的可塑性很强,只要一段时间不碰网路或经过适当训练,前额叶的功能、记忆功能,都可以恢复正常;比较困难的是,如果成为病理现象,就得花更长时间解决,没有捷径。

曾祥非提到,在冲动控制的研究中,还无法透过药物改善前额叶的功能,目前实验中的做法是採取电疗,和复健用的电疗道理是一样的,只是强度低很多。

参与实验的北医大大脑与意识研究中心、心智意识与脑科学研究助理教授徐慈妤,在2011年发表了相关的论文,其中的好消息是,电疗15分钟后可以提升前额叶功能;坏消息是,效果只能维持90分钟。

不过,美国曾有业者针对青少年市场推出电击帽,宣称可以刺激前额叶,在打电玩时有更好的表现,甚至已经推出三、四代产品了。对此,曾祥非提醒,2、3年前曾有人针对某款这类产品做过研究,结果显示,「像是安慰剂,让人『感觉表现变好了』,但实验数据是表现反倒会变差。」

无论如何,要享受网路科技的便利,又不想让它影响大脑功能,最重要的还是改变使用网路的习惯。

斯摩尔建议:「一定要让自己『离线』专注地做一件事。」例如:把所有电子产品关机或关成静音,给自己一个小时专门处理电子邮件,不受任何干扰;同时,每天也要有「人与人之间的眼神接触」,培养社交或察言观色的能力,这种刺激对大脑来说,远比数位产品来得更强。

加强专注与互动

北医大大脑与意识研究中心主任蓝亭,也主张专注及互动对大脑的刺激更深层。他所谓的「互动」并不是指程式运算设计出来的互动式游戏,那是直观的、不需要经过大脑多功能繁複运作的,而人类对话和行为的主/客观性、不可预测性,无法透过简化的表情符号去解读一个人的感受,才是真正的互动。

做为大脑与意识的专家,蓝亭需要专心写作时,会在没有电脑、手机及任何3C科技产品的环境里,拿起铅笔,在纸上一笔一画地书写。「这才是一种从心思、脑袋到论述成形的产出过程,」他说。

他认为,人类获取和传递知识的方法虽然已经大为改变,可以在短时间内得到巨量资讯,但是这些仍属于表浅知识,若要转化成深层知识,加以记忆、运用、反思回馈,则需要更多专注力及互动性。如果捨弃複杂的思考过程,把所有事情化繁为简,那幺将会伤害大脑自主意识中自我学习的效能。

「You are your brain。如果你伤害了自己的心脏,移植别人的器官,你仍然是你;但是,如果你的大脑受损,你将不再是你自己,」他无奈地说,「如果21世纪一定要有一种上瘾,我希望不是网路上瘾。」

相关书摘 ►《失控的指尖》:什幺样的人格特质是「网路成瘾」高危险群?

书籍介绍

《失控的指尖︰爱上网是潮还是瘾》,远见天下文化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邱玉珍、陈清芳、杨琇雯

恐惧错失任何新讯息、收到讯息必须立即做出反应或回覆的焦虑,或是总有听到铃声或感觉振动的错觉而不断检查手机或其他可携式装置……

回顾现实生活中的自己,是否也曾这样的「惊慌失措」?这个现象,过去不曾发生,是各种可携式连网装置普及后的科技时代所独有的「恐惧」。根据《远见研究调查》2018年的报告,有超过六成的人,只要有一定时间没上网,就会觉得好像错过什幺;甚至,近五成的人在无法上网时会坐立不安。这样,代表已经网路成瘾了吗?答案却也不然。

《失控的指尖》:「网路上瘾者」的大脑被改变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