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X荟生活
I家生活
I时生活
V彩生活
主页 > V彩生活 >患者携家带眷来看他!长庚中医师江昆壕在诊间跟患者谈「人生」 >

患者携家带眷来看他!长庚中医师江昆壕在诊间跟患者谈「人生」

时间:2020-07-10      浏览:631

要医好病其实是要学习当「人」

江昆壕在台北长庚医院担任中医内儿科主任,诊间的病人五花八门,虽然长庚医院一直在推动「中医分科」制度,但每次来看诊的患者只要觉得有效、开始信任这个医师,通常都会「好康都相报」、「携家带眷」到处介绍不同类科的患者给他。

比如一位阿嬷来看退化性关节炎跟大便不顺,孙女后来也自己来看痘痘跟经期不顺的问题,又介绍自己的阿姨来看肠躁症,最后甚至连有三高和肥胖问题的男友都带来了。

「其实我们在治病的过程中,就是学习自己在天地之间,如何自处的方式,你的所思、所言、所行都会影响到你的身体,也就是你的饮食生活、情绪波动,都可能是致病的根源,所以中医在治疗,不是只针对『病』,而是要改变整个『人』,所谓的养生,其实也是预防。」江昆壕说。

所以那些携家带眷的患者,虽然来看的疾病各有不同,但是都可以透过中医药治疗,得到改善与帮助。比如之前有个患者来看胃食道逆流,但江昆壕发现患者的根本问题是肥胖,开始治疗肥胖的问题后,患者不只治好了胃食道逆流,连手臂酸麻、足底筋膜炎等其他问题,也都逐一消失了。

这名患者也成为江昆壕从医过程中,印象最深刻的病人。「虽然他的最高体重曾经高达140公斤,但他给我的印象是非常开朗的,原先在治病的时候我并不知道他还有手臂酸麻、足底筋膜炎等问题,可是一细聊下去,发现他身上还有这幺多问题,却一直保持开朗的性格。」

「本来医师就有责任要去解决问题的根源,而不是只治疗表面上的症状,不过最重要的一点是,他很信任医师,虽然不一定理解为什幺要这样做,但是他愿意去尝试、愿意改变自己,所以我也愿意尽全力帮他。」江昆壕说。

人与人之间看缘分

不过能遇到全然信任医师的患者,也需要一点缘分。江昆壕说,他遇过的病人可以分成几种,一种是「千错万错,都是别人的错」,这种人会抱怨自己的病是谁谁谁、什幺原因引起的,但从来不检讨自己,另一种则是「消费者心态」,认为自己付了钱,医师就有义务要医到好为止。

再来是比较棘手的患者,江昆壕说,比如开一张单子,请他回去记得这些食物不要吃,有些病人就会很生气的说,「这单上的这些东西都是我平常在吃的耶!这样子我不就没得吃了!你乾脆告诉我,那些是我可以吃的?我究竟可以吃什幺?」这时他会淡淡的回答,「那张单子以外的东西都可以吃。」

这时有些患者会冷静下来、接受医师的处方,但有些人还是会很不高兴,认为医师没有站在患者的角度考虑。但对江昆壕来说,自己不改变生活形态,任何的治疗纵使对症下药,还是像一个一直往外漏水的容器,迟早有一天会乾掉。

「以前会很生气,觉得病人都不听劝,但后来觉得,人生是一连串的选择,他有权利选择他想要相信的,医师能负责的,只有尽力告诉病人解决的办法,要不要做还是在个人的选择。」江昆壕说。

而身体会生病,除了生活习惯之外,也有不少病人是心理压力让浑身不舒服。有些病人一进诊间就会把家里各种难过的事情都说过一轮,发现从头到脚都是问题。「从病人的话语中,我了解他只是需要一个情绪出口,如果真的很严重,会建议他去做心理谘商,或是找一个宗教的寄託。」江昆壕说。

「身、心互为因果,对于对于生理功能异常而影响心理情绪的人,我可以治疗身体的不舒服让心理问题解决,对于心理情绪造成生理功能失调的人,我只能帮助改善生理功能失调,让他们有力气去面对这些心理冲击。」

人生也是一场缘分

认为许多事情就是一场「缘分」的江昆壕,会进入中医系其实也是一个奇妙的机缘。在高中时翻阅一本百科全书,介绍中医的那一页吸引了他,但这对联考时代的高中生来说,还不足以作为志愿的理由。没想到放榜时,彷彿天注定似的,他的名字出现在中国医学大学中医系的榜单上。

不过从中医系毕业之后,江昆壕还没有决定要不要当中医师,但回到老家,邻居的老太太关节疼痛,每次发作的时候都会手脚挛缩,家人便请他过去看看是不是有办法让老人家舒服一点。

「当下我也只能依着学过的知识、参照医书开药治疗,没想到治了一阵子,老太太真的好了,手脚不会再一直挛缩,她的家人非常高兴,但我其实满惊讶的,因为以前都只有学理论,这是第一次实作,发现原来我学的东西是真的有效、可以用的。」江昆壕说,这也是他下定决心当中医师的契机。

而为了更了解人体组织在正常情况下的运作,江昆壕跑去读了生理学研究所,毕业后就到长庚担任中医师。而某次,研究所的老师私下託他去看看90几岁中风后、脚和小腿伤口癒合不良的奶奶,因为伤口癒合不良,伤口範围不断扩大,感染风险很高,但西医怎幺做都没办法把扩大的伤口停止下来。

江昆壕为了让老奶奶得到最好的中医治疗与照顾,去看完回来后,还把自拟的处方跟奶奶足部伤口的照片,去请教大学时代的授业恩师——朱桦医师,不过在细心的调养下,奶奶的伤口慢慢的收口、痊癒了。「对方家族里有个当西医的,回老家的时候惊讶的不得了,一直说『怎幺可能?』」

因为这样,江昆壕当中医师的心也慢慢稳定下来,对自己多了许多信心。因为中医系要读中、西医2套系统,很多人为此感到「学术人格分裂」,读了西医之后没办法接受中医的理论。当年他毕业时,班上有一半的同学都去当了西医,可是他却在中医领域找到自己的价值。

「对我而言,能拥有跟人相遇的缘分,并在自己的专业领域去帮助他照顾身体,让他保持健康,就是成就感,就是价值,活着是有意义的。」所以无论是谁走进诊间,江昆壕都会好好善待这份缘分。

延伸阅读

「长寿有时是诅咒⋯」苏柏名药师在独居老人家中看到的人生

骨肉瘤权威陈威明卅年照顾全台半数患者 下午诊早上就开始看

30年治癌最难过病人跳楼 谢瑞坤医师:治不好,会让你舒服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