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X荟生活
I家生活
I时生活
V彩生活
主页 > V彩生活 >寻求被接纳的旅程 >

寻求被接纳的旅程

时间:2020-07-04      浏览:224

◎李逸明(心理谘商师)

电影《请给我故乡》谈的是一个精神病患的中途之家与庇护工厂,进入一个日本小镇的故事。本片透过一位原本对精神疾病一点也不了解的女主角学成返乡服务的经过,渐渐对精神疾病与病友有了更多的认识与投入,促使原本反对此中途之家迁入小镇的居民接纳这个中途之家。

因不了解而感到恐惧

我在心理谘商领域工作十多年,大部分的时间就是服务身心障碍者,看到这部片子也感触良多。我服务的阳光社会福利基金会在六、七年前也因要设立一个烧伤朋友的中途之家(让远地的伤友进住,方便在台北作复健),与那个社区作了许多协商与讨论。

当时社区也很反对阳光的伤友进住,第一觉得他们受伤的样子很可怕,第二、对于这些来历不明的人感到恐惧。这部片子里有许多女主角与他父亲的对话,就谈到很多这样的成见。人们常常因为不了解而感到恐惧,在恐惧作祟之下只能选择逃离或驱逐。

这部片子分为两条主线,一条线勾勒出精神病友在康复后,努力融入社会的心情与奋斗,另一条主轴则描绘着社会群众对于精神疾病的无知与偏见,如何影响他们看待这群特殊族群的眼光。两条线透过女主角的牵引,渐渐从平行线有了交集,却也引伸出一些误会与冲突。

精神疾病最让社会大众不安的,是不知道这样的疾病何时会发作,而发作后又是如何地不安定,种种涉及暴力、犯罪的讯息,一旦与精神疾病扯上关係,就会引起群众的恐慌,在人人自危的情况之下,自然选择牺牲大多数并没有伤害他们的精神病友。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资料,现今每四人当中就有一人,可能正面临精神方面的问题,也就是说全球约有四亿五千万人遭受精神疾病的困扰。这样的数据显示我们应该正视与精神病友共存的事实,除了逃避与驱离,社会更应该学习如何接纳,并学习有效预防精神病友复发与暴力可能性。

充实精神卫生教育

台湾目前有针对片中那样的康复病友服务的组织,叫做康复之友联盟,他们致力于赋权(empower)精神病友,并努力宣导群众的接纳。

根据联盟的统计与研究,精神病友并不会比其他人容易有暴力行为,只要经由医师处方服用的抗精神病药品,都能获得程度上的控制。

而且精神病友在患病程度分类上也有轻度、中度、重度、极重度之别,每个人的问题都不尽相同,所以具有暴力倾向的患者只是所有精神病患当中未能充分就医的一小部份。

因此,如果有良好的精神卫生教育以及治疗环境,往往就可以避免许多不幸的事件。一般大众应该要有一个正确的观念,就是精神疾病并非都具备威胁性和危险性,也绝非「无法预测」或「无法防备」。

妥善疗护减少社会成本

本片运用剧情的铺陈,让观众得以在一个比较轻鬆的情境下了解精神疾病,片中精神科医生的比喻很巧妙,他认为人的精神是一直在「摇晃着」,个人摇晃的巧妙不同,就有了个人魅力出现,如果精神是不动的,人就显得很无聊了。但是如果摇晃得太厉害,就会有幻觉、妄想出现,这时只要求助精神科,很快可以回复到原本摇晃的频率,就是恢复正常了。

根据医学上的临床研究,在使用特定药物治疗后,有将近75﹪的精神病友能够使情绪稳定,许多幻听、幻觉等不合现实的症状,均可获得明显的改善。

不少精神疾病虽然是慢性的问题,但只要能持续接受适当的治疗,病人仍然能过着正常的生活。像是精神分裂症,只要按时服用抗精神病药物并接受心理与职能的复健,加上家人的照顾,有八成病友不会再复发

而忧郁症的病人当中,也有六成以上可以在服用抗忧郁药物和接受心理治疗之后痊愈。因此使用妥善的治疗与照护,是绝对可以减少整个社会付出更多的成本与代价。

培养重返社会的技能

片中的「麦之乡」就是一个协助精神病友心理、职能与社会适应各方面复健的中途之家暨庇护工厂。透过这样的庇护工厂,让病友学习一技之长,更透过与镇民的互动,学习重返社会的人际技能。社工也亦步亦趋地陪伴康复的病友慢慢踏出离群索居的生活,在一旁给予协助与鼓励、支持与陪伴。

国内也有很多社福机构设立庇护工厂,让许多身心障碍者在还未準备好出去竞争性职场时,给予他们就业的机会。像是阳光汽车美容中心,伊甸加油站等等。

在其中学习工作技能还有与客人的应对,以及职场人际互动等等,都是身心障碍者需要一步一步踏出的关卡。透过庇护职场的训练,将来可以更有信心地重返社会进入竞争性的产业。

病友的平凡心愿

片中也惊鸿一瞥地谈到精神病友的家人,家人在面对社会也是很有压力的,当邻居、亲友用异样眼光看待病友时,家人的心也一样在淌血,但是有时家人受不了这样的压力时,除了选择离开,好像也很无奈。

电影的结局是很好,最后两位病友的父母亲重新给了他们祝福,然而在现实社会中,还是有很多病友得要孤单面对自己的疾病终老一生。

其实,本片只想传达一个平凡的心愿,就是「精神病友也有人权」,他们一样有平常人的七情六慾,有一般人想要的梦想。片中一位康复之友说得好:「我在住院的时候就很希望可以出来吃苦,因为吃苦是人生的意义,让生存更有价值」。

他们也想要靠自己的能力出来工作、赚钱、养家,只是在疾病干扰的当下,无能为力,康复后,只要环境允许,他们真的愿意胼手胝足为自己的人生打拼。

以基督的心为心

整部电影牵引出精神病友寻求社会认同的努力,也同理到一般人对病友的误解与担忧。女主角的父亲一直强调他并非「歧视」身心障碍者,他「内心」也是支持他们的,然而「信心没有行为是死的」,如果我们真要接纳身心障碍这群人,就要用行动表明。

从那位父亲的角度看,他只是想要捍卫他「故乡」的平静与安宁,但是,当「麦之乡」的主责人用极谦和的语气「请您将故乡分一点给我们」时,他也不得不动容了!

当病友被疾病缠身时,我就想到保罗身上的刺,「我们在这帐棚里,叹息劳苦」是一种身不由己的痛苦,当我们能够以基督的心为心时,我们就能「与哀哭的同哀哭,与喜乐的同喜乐」。

耶稣其实也真是社会福利工作的始祖,他关怀的都是一些社会边缘人,他与税吏、妓女同席吃饭,就是为了要得着他们的灵魂。

保罗也说「向软弱的人,我就作软弱的人,为要得软弱的人」,这是一个基督徒应有的心态。希望我们都能起来关心身碍者的需要,成为这世上的光和盐,叫人看见我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我们在天上的父!

图片说明:片中的精神病友在父母反对下举行婚礼,情节发展考验人性。(广青文教提供)

201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