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X荟生活
I家生活
I时生活
V彩生活
主页 > I家生活 >华盛顿邮报,现在已是一家科技公司 >

华盛顿邮报,现在已是一家科技公司

时间:2020-06-20      浏览:759
华盛顿邮报,现在已是一家科技公司

「在未知中开闢一条道路并不容易。我们也是为什幺需要创造和试验。」

这是 Amazon 创办人兼执行长 Jeff Bezos 当初写给《华盛顿邮报》员工信的一句话。他在 2013 年 8 月收购了这份 136 年历史的媒体,同时他也清楚知道,大众对于这次历史性的併购案有所隐忧。因此他在信中不断保证,即便是在这新闻产业也掀起天翻地覆变化的今天,《华盛顿邮报》仍将忠实服务它的读者。

四年过去,Bezos 遵守了他的承诺,但《华盛顿邮报》也真成功突破传统,经历一次重大实验和创新。

从 2014 年起,《华盛顿邮报》发表了名为 Arc Publishing 的媒体后台系统,它开放其他媒体使用《华盛顿邮报》的工具编辑新闻,同时提供读者无论在 PC 或行动端都享有顺畅稳定的阅读体验,就像是优化版的 Squarespace 或 WordPress.com ,解决了媒体产业的内容问题。

这让媒体不用再花心思架构后台,能将更多精力集中在前端表现的新闻本业上。《华盛顿邮报》技术长 Scot Gillespie 表示,Arc 的价值在于「把 CMS的营运、出版问题交给我们,媒体只需专注于内容差异化。」

洛杉矶时报、环球邮报、纽西兰先驱报、以及其他一些更小型的媒体都採用了 Arc Publishing。使用 Arc Publishing 的网站估计全球已经有 3 亿名读者;媒体依照频宽付费,这也代表媒体吸引越多的读者,对 Arc Publishing 就越有利。收费範围从每月 1 万美金的基本款,到最大级每月 15 万美金都有。

《华盛顿邮报》并未因 Arc Publishing 而忽略了读者,相反 Arc 提供了必要的资金,让他们不必像其他媒体一样删减支出、降薪裁员。Scot Gillespie 说明,「跟其他同行比起来,我们在缓解媒体衰退这件事上做得不错。」贩卖软体服务成了《华盛顿邮报》主力收益来源之一,但也意味,《华盛顿邮报》相对要从订阅或广告获得大量收益就更不容易了。

《华盛顿邮报》并未公布 Arc Publishing 带来多少收益或是否已经收支两平。但可以确定的是,Arc Publishing 的同比收入翻倍,而且 2018 年的目标是再翻一倍。《华盛顿邮报》资讯长 Shailesh Prakash 就说明,Arc Publishing 最终盈利的目标是 1 亿美元。

对,美国任何媒体一定会对 1 亿美元的潜在收益有兴趣。但 Arc Publishing 还为《华盛顿邮报》带来了许多好处。《华盛顿邮报》策略总监 Jeremy Gilbert 就解释,「说实话这就是把《华盛顿邮报》专为编辑部设计的平台变成产品,但这些使用者需求也会倒过来,令邮报受益。」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出售软体服务听起来像 Jeff Bezos 一手主导的,但事实上 Arc Publishing 专案在他收购《华盛顿邮报》之前就开始了。5 年前和美国其他媒体一样,《华盛顿邮报》背腹受敌,必须在以更少成本做更多事的压力中匆忙把重心转移至网路上。然后它也遭到跟其他纸媒一样的困境—CMS 超难用。

「从工作内容来看,那时我们对编辑部的要求更高了,」Gillespie 说着。「我们发现两件事:第一是我们缺少一个好工具;第二是当时的 CMS 是一个相当封闭的平台。要加上任何功能、做任何更动,或是请其他软体开发者提供任何支援都很困难。」

同时读者无法忍受对于那些速度过慢的新闻网页,尤其是那些手机读者。「很多时候大众只愿意花少少几秒钟来阅读一篇文章。如果你做的只是将这宝贵几秒用来读取标题、广告或是图片,那简直就是在开倒车。」

为解决这个问题,Prakash 带领《华盛顿邮报》技术团队从零开始,搭了名为「PageBuilder」的编辑平台于 2013 年试营运,并不断改进。「这段期间我们把文章读取时间缩短了近一半,以前要花 6 到 7 秒才能显示一篇完整文章,现在只需不到 2 秒。」Gillespie 表示。

PageBuilder 后来成了第一个扩张工具箱的原型。如今,Websked 负责文章的规划安排,Anglerfish 和 Goldfish 能分别处理图片和影片,Ellipsis 则可优化记者们写出的新闻速报。其他工具例如 Loxodo, Bandito, Darwin, Clavis 和 InContext,则可以完整涵盖从文章呈现,到收费、广告等各项功能。媒体现在还能在「白色标籤」这个 APP 中,额外添加自己的内容供 iOS 和 Android 使用者。

2014,也就是 Bezos 收购的隔年,《华盛顿邮报》开始思考怎幺定位这套工具,好让其他媒体的记者和读者都满意。「显然我们的痛点别的地方也有。」同年 10 月,邮报宣布平台为耶鲁大学、马里兰大学、哥伦比亚大学的学生报纸提供编辑平台服务,Prakash 表示这不仅是测试新工具的好时机,同时也是在培训新一代的记者。

2015 年,《华盛顿邮报》将其工具平台命名为 Arc。其名正意味这些工具涵盖了从创作到盈利的整套媒体营运过程,曾得过普利策奖的马里兰地方媒体《Willamette Week》成了这平台第一位付费客户,之后又有更多大客户加入 Arc 行列,2017 年 3 月,《华盛顿邮报》与拥有《洛杉矶时报》、《芝加哥论坛报》以及《纽约每日新闻》的 Tronc 报业集团签下了合作协议。

就让技术人员解决记者的问题

任何一位为 CMS 所苦的记者都明白,使用那些由不了解新闻工作的工程师所开发的工具是一件多惨的事。但作为一个媒体业开发的编辑平台,Arc 没遇到这种问题。

广受全球西班牙语读者欢迎,单月浏览量不时超过 10 亿次的阿根廷媒体 Infobae 创办人 Daniel Hadad 认为,「软体工程师通常很难真正了解新闻工作者的需求;我们会喜欢 Arc,就是因为它是《华盛顿邮报》开发的,他们很清楚新闻人要的是什幺。」2016 年 6 月,Infobae 成为 Arc 平台的客户,是《华盛顿邮报》本身之外第一位进驻的大型网站。Daniel Hadad 说公司自己营运网站确实可能便宜一点,但是使用 Arc 是「一种完美体验的结合」,随后 Infobae 的重度使用者成长了 110%,页面浏览量更成长了 254%。」

在邮报位于华盛顿特区总部的现场,「工程师们经常和记者、编辑们坐在一起,有时候就用一个不那幺正式的流程来观察、了解需求。」Gillespie 解释:「这幺做能让当记者或编辑在遇到麻烦时,技术人员即时帮他们解决问题。所以很多时候不用什幺提需求单、投诉或是发送 MAIL 到匿名信箱来反映问题。」举个例子,当编辑问网站是否可以使用片花而不是静态图片来预览影片时,影片开发人员就迅速开发做一个让编辑人员建立片花的工具。Gillespie 也说,「使用 GIF 动图取代静态图片后,转换率确实比之前大大提高。」

随后,Arc 开发者的对话对象也从内部工具员工扩大到了付费用户。《环球邮报》技术长 Greg Doufas 就说:「昨天在我们公司的会议室中,他们就展示了 10 个我们想要的功能,而且不仅秀 roadmap,同时还承诺会随时支援我们公司任何重要需求。《华盛顿邮报》知道,这种沟通十分有利于打造一个更好的平台,因为他们即将去纽西兰或阿根廷要见的下一个客户,也会有同样需求。」

媒体选用 Arc 的好处之一,就是自己不用聘用那幺多的工程师,但 Doufas 强调《环球邮报》并不完全同意这点。反之,有许多媒体也开始受到 Arc 影响,聘用更多的工程师开发独特的媒体工具。例如《环球邮报》就开发出了计量工具 Sophi,来帮助编辑部在首页受欢迎的封面故事外找出可能被埋没的潜力文章。

Doufas 就说:「如果媒体的工程师只负责内容管理系统维护,就不可能自己开发分析软体、写演算法并具备自有的数据分析能力。」

不,并不全是 Jeff Bezos 的功劳

虽然《华盛顿邮报》不隶属 Amazon,但《华盛顿邮报》与 Jeff Bezos 旗下最大的公司——Amazon 还是相当亲近。Gillespie 认为 AWS 的成功对 Arc Publishing 无疑是股激励。Bezos 也参与许多场 Arc 的研发会议并提出问题和建议,但他最大的贡献还是放手让《华盛顿邮报》去创造、去实验,就像他在 2013 年 8 月那封员工公开信中所说一般。

Gillespie 说:「这就是 Bezos 帮助我们的地方, 他给我们提供一条持续创新的道路,而其他媒体则未必有这种机会。」《环球邮报》的 Doufas 甚至指出《环球邮报》能够吸引顶尖工程技术人才,很大一部分真的就是有跟《华盛顿邮报》合作。或讲更直接一点,因为 Jeff Bezos 响噹噹的商业影响力与思维。

Arc Publishing 的初步成功点亮了《华盛顿邮报》一盏光明,但这次成功也得益于 Bezos 带进来的敢作敢为气氛。但 Gillespie 说:「也很难将一切直接算是 Jeff Bezos 的功劳」,同时强调《华盛顿邮报》执行主编 Marty Baron的远见和资讯长 Prakash 的活力,使《华盛顿邮报》成就一番新气象。

「同许多其他媒体的编辑部相比,我觉得《华盛顿邮报》已经进入一种正向循环的氛围」,Gillespie 补充:「我们编辑部坚信这一点。我认为这已经体现在员工的日常工作中,他们是真心为在这里工作感到开心,因为他们认为在自己在为重要事情有所贡献,并且成就感十足。」